Site menu:

热门推荐

然后带动大家共同富裕的改革纲领

2017-12-07 07:24

当下要回归于“共同富裕”的原初目的,通过转移支付、健全社会保障体制的方式来予以推进,是最起码的要求,但根本上还是要从健全保障公民的基本权利入手。只要公民权利得到落实,公民作为参与市场运行主体在市场上转让自身权利的过程,也就是自发走向富裕的过程。

在“部分人先富而后共同富裕”的改革纲领中,隐含了一个不容消解的逻辑关系,这就是改革的目的必须是实现“共同富裕”,而实现“共同富裕”的现实选择是“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”。部分人“先富”并不是改革目的,这并不能赋予改革以合法性。“先富”只是手段,不是目的,惟有“共同富裕”才是目的,并构成改革自身的合法性来源。

在这一改革思路的指引下,20多年的体制改革在总量上取得了丰硕的成果,“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”的目标已然实现。但当下急剧拉大的贫富差距的事实却显示,“共同富裕”这一当初赋予了改革合法性的目标没有实现。

全国政协委员宋晓梧日前披露的数据显示,我国行业收入差距最高与最低的比值在逐年拉大,行业收入最高与最低的比例扩大到了11:1,而这种差距约1/3是垄断因素造成的。

不同行业、不同社会阶层之间出现严重的贫富差距,是当下一个令人触目惊心的问题。在改革开放之初,邓小平先生提出了“要允许一部分人先富起来,然后带动大家共同富裕”的改革纲领,确立了改革的路径与改革的目标。改革是一个调整既定的利益格局的过程,在某一个特殊的时点上,既定的利益格局是具有一定程度历史合法性的,推行改革必须首先为改革本身确立合法性来源。在价值层面上,改革的合法性只能是来自于社会公众对改革思路的一致同意;在事实层面上,其合法性可以确立于改革是所有社会公众利益同步改进的过程,至少是没有人利益受损的帕累托改进过程。在改革之初的历史条件下,社会各阶层同步发展是不可能的,先发展某一区域,让某些社会成员先富裕起来,然后带动发展较慢的区域以及社会成员,最终实现共同富裕,是务实的改革路径选择。

事实上,市场化导向的改革完全能够实现共同富裕。先富群体之所以能够先富起来,必定是他们创造出了更多的增量财富,而创造财富的过程就是一个交易生产要素的过程。生产要素掌握在社会群体手中,以诸如劳动力、土地、资源等形式存在,在先富群体组织生产要素创造财富的过程中,生产要素的出让者也就分享了财富创造的过程,必然伴随着先富群体共同富裕起来。如果事实上共同富裕并没有实现,必定是先富群体在创造财富时并没有真正遵循公平交换权利的原则,剥夺了绝大多数贫困群体的基本权利,或者说,所谓贫困群体,事实上就是不具备基本权利的群体。